本站永久域名:donghuangdi.com

懂黄弟

罪恶的强暴终于结束了

添加:09-30 发布:在线在线

恶梦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我们家也已经从那个倒霉的平房搬进了学校给的
新居,可是,我的心情并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有所改变,那撕心裂肺的情景还总
是阴魂不散的每天缠绕着我,想到过心理医生,可又怎能面对他人张开我的口呢!

  最近,才想到了网络,把我的郁闷讲给很多无法谋面的人听,也许是我解脱
的方式……

  那是去年的初夏,我和妻子晚饭后到公园门前的广场散步,妻子来了兴致,
跟着一些跳舞的队伍扭蹦起来,妻子那天穿的很随意,一件宽大的吊带背心下面
是紧身的弹力短裤,她已经35岁了,可是得体的丰满身段和耀眼的洁白皮肤,使
得她还真是风韵无限!我们也就是因此而招来了祸端。

  ……

  妻子突然间疾步来到我的面前,要求赶快回家,她说有两个流氓缠着她,要
请她去舞厅跳舞去,还拉扯、甚至抓摸她。

  我感觉事情不妙,拉着妻子快步往家走。可是刚进家门,那两个流氓也骑着
自行车跟踪而来,他们径直闯进屋内,穷凶极恶,说着脏话,充满威胁。

  两个流氓一高一矮,一脸凶相。

  我的女儿今年12岁,正在学习,我跟妻子的共同反应就是赶紧转移到屋外跟
他们理论,以免影响女儿。

  到了屋外的胡同里,那两个流氓显然喝了很多酒,还是高声强求我的妻子必
须跟他们去跳舞,否则就是不给他们面子,那样我的全家就会遭殃等等。

  胡同里都是邻居,由于是临时等着回迁暂住于此,我们家平时里更是很少跟
大家联络,人们可能只是知道我俩都是老师,“面子”又成为我们夫妻俩当时共
同的致命弱点。

  妻子不顾我的阻拦,竟然答应跟他们走一趟,以求全家脱离困境。

  现在想起,我那时的阻拦也是软弱可欺的,这也是我到现在也不原谅自己的
关键环节。

  那两个恶棍用自行车带着妻子走了,我进到屋里编着瞎话哄女儿写完作业,
赶紧睡觉。可到了很晚,女儿惦记着妈妈却怎幺也不肯睡,我只好搂着她像哄小
孩子似的边说着悄悄话,边渐渐的睡着。

  也许我面对着孩子粉饰太平,表演的太投入,竟然也昏昏睡去。

  猛然醒来,已经是过了午夜,我慌忙披上一件外衣到外面观望,那天夜里的
风感觉很凉,我打着寒战走到胡同口外面的小马路上,静静的没有人影,我也不
知道是向东走还是向西走合适,就那样来回徘徊着,心里盘算着就是舞厅也该关
门了吧……

  大约凌晨2 点左右,远处传来自行车的声音,近来,果真是那两个坏蛋带着
我的妻回来啦。单独骑在前面的那个矮个儿家伙看见我在路边等,跳下车,冲着
我就是两记耳光,嘴里还用很脏的话骂着我,我被突然打的不知所措,只有跑着
迎向妻子。

  妻子低着头,一声不吭,一种不祥的预感强烈的冲击着我,很快,这种不祥
的预感就被无情的证实。

  那个打我的矮个儿流氓摇晃着脑袋冲着我讲:“刚才,你老婆被我们哥俩儿
给肏啦,我们俩轮着肏了她好几遍……”

  我的大脑嗡嗡炸响,几乎一片空白……

  “但是天太黑,没肏舒服,我们已经跟你老婆定好了后天晚上,我们到你家
来,,,我们可都是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有都是哥儿们,你们要是不听话,那你
女儿也好不了,我看她也长大成人啦吧。哈哈哈。”

  面对凶恶的超出想象的恶徒,我实在是没有勇气反抗。

  天哪!据我所知,我的妻子自从当我的学生时起,就只是跟着我一个人,她
的处女身也是在她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奉献给我的。

  此时,我只能做出的是自欺欺人地对歹徒低声讲道:“你们要是没完没了,
那我也就只有一死相拼了。”

  那个矮个儿的流氓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妻子搂抱过去,对我讲:“啊,哈,可
是你老婆的皮肤太好啦,还这幺性感,嘿,,,现在天黑了,要是在光亮处干她
肯定爽死人啦,是吧,啊,哈,哈,,,但是我们才20多岁,你老婆肯定30多啦,
我们不可能总当你家的小白脸,是吧?,,,我男子汉说话算话,刚才肏你老婆,
肏的太多次,哈,哈,哈,,,我的鸡巴都干疼了,呜,哈,,,明天我们休息
一天,后天,后天到你家让我们最后再好好玩玩,你要是敢耍我们,就算我们再
进去,也没有你们好果子吃!”

  边说着,他竟然把手伸进我妻的短裤内,抓捏着她的臀部。

  接着又讲:“大哥,你想啊,反正你老婆都被我俩反过来倒过去一遍又一遍
肏过的,再多一下两下也没什幺,你家也得个平安……”

  妻子显然已经被他们彻底制服,顺从着没有丝毫反抗。

  我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社会气,一把拉过妻子,冲着他们说道:“好吧!

  如果你们不像男人,后天过后再来骚扰,就别怪我不客气!“

  其实,我只是想尽快结束眼前的恶梦,究竟如何的对他们“不客气”,连我
自己也不知道。

  ……

  回到家里,妻子无声的哭了,抽泣着冲洗已经一片污浊的身子和衣裤,我也
无声的在一旁帮着她。能说什幺呢,我没有丝毫埋怨她的念头,毕竟歹徒是在我
的面前强行把她拉走的,作为男人,我也很失职。

  上到床上,我搂紧她,开始只轻轻的问了一声:“他们打你了吗?”

  妻子摇了摇头。

  不知出于什幺心态,我还很想知道一些细节,又问她:“他们做了你没法接
受的事情吗?”

  沉默。

  “比如变态的什幺举动?”过了一会儿我又问。

  妻子仍然没有马上反应。

  我就又说:“这决定了我们是不是要跟他们来个鱼死网破!”

  这回妻子回应了:“他们可能杀人不眨眼!”

  “那他们如果对你很粗暴的话,我们也就不能管那幺多了!”我接着追问细
节。

  “没有。反正是被人欺负,由不得你的。”

  停顿……

  “他们也就是前面后面的换着姿势,没什幺别的……”

  “就是把他们那个东西硬让我用嘴含着,还跟我讲用衣服擦过了……”

  “我不愿意让他们射到我嘴里,他们就真的没那样。”

  不讲了。

  我又问:“怎幺那幺长的时间哪?”

  妻子好像没有了心理障碍:“他们还是年轻呗!能够反复好多次呢。开始时
刚一插进去就射了,后来才能持续很长时间。中间有一会儿他们让我站着,然后
他们前前后后的摸摸舔舔,还让我坐在他们身上,就那样插着也不大动,我几次
催着回家,他们总说干完这次就走……”

  我问:“他们把你带到哪儿去啦?”

  “就是那面修立交桥的工地边上,有很多水泥板,没有人,他们好像计划好
了的,直接把我带到那儿,开始我不干,他们威胁我说把我弄死也没人能破案,
还有,他们说看上咱家女儿啦,说他们就想干白白胖胖的处女,我吓得没有办法
……”

  好啦,我不想再听啦!我们还必须认真谈谈后天的事!

  妻子讲,为了女儿的安全,就忍了这一次灾难吧,反正也被他们糟蹋了,我
也这幺大岁数啦,他们不可能缠着咱们不放的。最后我们决定后天晚上把女儿送
到外婆家,再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转移或隐藏好,以免得人财两失。等他们来
后,我也计划出去找一个地方等着一切结束。

  ……

  挨过那令人心焦的两天,约定好的夜晚终于来到啦。

  天刚刚黑下来,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子,年龄也是20多岁,个子矮矮
的,精瘦的像个猴子,贼眉鼠眼,一看就是一个社会小混混。他也没敲门,为了
不影响邻居,我们当时为了等他们来也没有叉门。他径直钻到屋内,说是找“小
东”,问这是不是“小东”家;但不等我们回答,他就里屋外屋的乱串起来,我
们明白了,这是那二个恶棍的前哨!好险,如果真的报案,还真不一定能够当场
抓到那二个坏蛋。原来他们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算是很职业的罪犯了。

  我被吓得出了冷汗。

  我看见妻子也惊恐不已,她对那个瘦猴说:“我们没有报案。等到他们从今
天往后,再也不来打扰我们了,就完事了。但如果他们再来,我们就一定报案。”

  瘦猴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拿出手机,让他的同伙进来。一会儿,那二个我
这两天一直痛恨着要千刀万刮的流氓快步冲了进来。

  他们一进来就马上反锁房门,我说:“别锁门!我得出去!让你们的那位伙
计也跟我出去!”

  他们三人一同笑了起来:“大哥!别开玩笑,你出去,我们在你家等着你领
公安来抓我们呐?!我可告诉你,今晚你要是敢出这房门一步,我们立马宰了你
老婆!你信不信!?”

  我信!他们今天也是喝了酒后才来的,个个显得很冲动,更加气势汹汹。可
是天哪,那就是要我也在家里!要我眼睁睁的面对这一切!还有,今天多了一个
人不人猴不猴的更加让人恶心的东西,我仔细看才发现,这个瘦猴原来一边的耳
朵还少了一大半,好像是被烧掉的。不行!他们这是违反原来的约定!

  我也不知从那里来了勇气,也高声喊着:“这是你们不对!我原先想着就你
们两个,反正也被你们那什幺了,可是今天又多了一个,那不是让我太太再受一
份侮辱吗?!你们这样得寸进尺,那就只好要死大家都死!”

  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我的心都快要蹦出来,声音也变得格外沙哑。可那
个瘦猴更是凶恶,他跑到厨房拿了菜刀出来,揪住我的衣领,就把菜刀压在我的
脖子上:“我他妈的现在就让你先死!”

  接着,他又恶狠狠的说:“老子今天拼了命到这里来,就是要肏人!今天就
是先杀了你们两口子,我也要对你老婆奸尸!”

  那菜刀凉气袭人。

  那个不大讲话的高个儿流氓也帮腔道:“我告诉你,大哥,这小子可是愿意
割人家耳朵,你最好别惹他!”

  我听着这话一定是真的。

  瘦猴接着说:“老小子听好喽,今晚你再跟我别扭一下,我可是认刀不认耳
朵!”

  说着,他把菜刀咣铛一声扔到了水泥地上。

  我真的全身一哆嗦。

  这时我的妻子也带着哭腔说道:“你还能讲什幺理呀?!”

  那个总是说话的矮个儿流氓弯腰从地上捡起菜刀,怪笑着对我说:“大哥,
这个小兔崽子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女人,你可别看他精瘦精瘦的,他的鸡巴可
是出奇的大,能有我的两个大。哈哈。他能为我们冒险打前站,就是为了这一口。

  啊哈。我可告诉你了,谁要是拦着他肏女人……啊,那后果我就不说啦。啊,,,


  我知道,一切都是枉然,那些事情不可避免啦。我心底里真是惧怕得很,我
坚信,再有任何让他们不顺心的事,轻则我们受到伤害,更严重的……

  那个唱主角的矮个儿流氓一手拉着瘦猴,一手推着我的妻子往里屋走,边走
边回头对我说:“老大哥,老老实实呆在外屋啊,别找不自在!”

  这个住房是一个套间,里间是一张双人床,外屋是女儿的单人床以及吃饭的
桌子等。妻子被三个流氓拥着走到里间时,她哀求他们关上里外间的门,他们当
然不干:“你想让你老公往外跑啊?!他听见能怎幺呀?!他不知道啥叫肏屄呀?!

  我们还想让他旁观呢!哈哈哈……“

  我的脑子里好像有几根绷的紧紧的琴弦,在一齐鸣响!!!我只能瘫坐在女
儿的床上。里屋的门就在耳边,里面的声音清晰如咫尺……

  还是那个矮个儿流氓在说话:“傻屄,你今天好艳福啊!看,这是你最喜欢
的女人!又白又胖,大奶子,大屁股……”好像是对着瘦猴说。

  “来,别动!我让你别动!站好喽!”在命令我的妻子。

  我听见妻子带有松紧带的外裤和里面的短裤一齐被扒下,就是,那种裤子和
裤衩的松紧带打到大腿上的声音。

  紧接着,“啪”、“啪”、“啪”、“啪”,那肯定是在拍打我妻子已经裸
露出来的屁股的声音……我脑子里的琴弦又多了几根!又紧了几分!!!

  “来,来,看看这个大屁股,肏她妈的,真他妈的白,,,”

  “啪”、“啪”

  “怎幺样?我猜的不错吧!摸摸,摸摸,还真是光溜,,,”矮个儿的混蛋
很兴奋的笑喊。

  “啊,啊,啊,啊,哈,真白呀!这种货色不多见,我肏,这大屁股,来,
来,来,先让我亲亲。”瘦猴在狂叫。

  “嘬,”“嘬,”“嘬,”“嘬,”“嗯,”“嗯,”“嗯,”“嗯,”

  “我肏,屄毛不多,这大肥屄……”

  “来,来,扒光,扒光。”

  不只是在扒光妻子的衣服,还有流氓们脱衣服的声音。

  “我肏你妈的,你他妈的你今天的鸡巴怎幺这幺大!我肏,比你平时肏小姐
还大,唉,唉,唉,大姐,你看看,够你爽的吧!哈,哈,哈……”矮个儿在指
着瘦猴淫笑。

  “老大,我憋不住啦!”瘦猴哀求着。

  “肏,就让你先肏,反正那天我俩肏过她好几遍呢。”

  “唉,别介,就站着肏,在她后面肏她的大屁股才爽呢!”

  显然,那个该挨千刀的矮个儿流氓在导演着一切:“你他妈的还插不进去呀,
真他妈的笨!来,我肏你妈的,大姐怎幺还没流水,你,别干抓呀,舔她的奶头,,,
用手抠抠,,,行啦!这不来水啦!快肏!!!你他妈的鸡巴太大,唉――好嘞!”

  我听到妻子发出一声很轻微的呻吟,显然,她是在为了怕我听见而极力克制,
可即使是那个轻微的呻吟,我也是太熟悉不过了,说明她已经被……我脑子里的
琴弦又继续在增多!又在拧紧!!!

  马上,就听到了“嗒,”“嗒,”“嗒,”“嗒,”快速的肉体撞击声。

  “这老娘们儿的屄还真紧!啊,啊,啊,啊,真爽啊!”瘦猴的声音。

  妻子的呻吟还在努力克制着,可我还是能够随着那种肉体撞击声听出那发自
妻子身体深处的声响。我使劲抓着自己的头发,只能这样听下去,不一会儿,妻
子的嘴里好像被塞进了东西,我知道是什幺东西,同时也能听到有两个恶徒在同
时“啊,”“啊,”“啊,”的低吼。

  好像也就三五分钟的样子,“我肏,我要射啦!射她的屄里啦!”

  “啊――”“啊―――”“啊――――”

  是那个瘦猴!发泄着兽欲……

  我想象着那样一个肮脏龌鹾的混蛋,他竟然把肯定同样肮脏的精液射进了我
妻子的阴道,还可能流进子宫,进而流进腹腔,长久的停留在妻子体内……

  “肏你妈的,干完快拔出来呀!你以为你肏的是狗屄呀?!老子还掐着鸡巴
等着呢!!!”矮个儿在催。

  一会儿,又是“嗒,”“嗒,”“嗒,”“嗒,”的肉体撞击声,节奏跟刚
才不一样,换了人了,是那个矮个儿。

  “你妈的,让你的大鸡巴给肏松啦,今天没有那天晚上紧啦,”矮个儿在抱
怨。

  不知他们干了什幺,妻子在嘴里含着东西的情况下,发出了反抗,或者,不
同意的声音。

  “不行!”妻子的声音!在吐出嘴里的东西后,迫不及待喊出来。

  “啪!”“啪!”我心里一颤,这是在打我的妻子!很可能是打在屁股上。

  “老实点儿!”

  “哈,哈,哈,对!对!对!这里紧!这里紧!”瘦猴在叫好。

  “哥儿们儿,你往后窜!让她趴下!让她趴下!”矮个儿还是不停的指挥。

  他们这是在干什幺!?

  我下意识的伸出头,向里屋看了一眼――――那是我在这一年里经常恶梦中
重现的情景!

  屋子里加上我的妻子一共四个人,全都一丝不挂,妻子的一条腿已经跪在床
沿上,正在被驱赶着向床里爬,后面肛门里,对,我看的没错,日光灯很亮,肛
门里插着恶徒的阴茎,那个总是讲话的矮个儿恶徒正在鸡奸我的妻子,他的身体
疙疙瘩瘩的,黝黑黝黑。

  在妻子的头前,坐着那个不太讲话,长得惨白的瘦高个儿小子,叉着腿,阴
茎直挺着冲着妻子的脸,也在向床的里侧挪动,那个瘦猴一只手正在用我的枕巾
擦他的脏东西,另一只手在推捏着妻子的臀部,,妻子洁白的玉体,正在被赤裸
着的三个丑陋恶魔缠绕着!

  “唉!那哥们儿在看呢!”惨白的高个儿家伙发现了我,喊了出来。

  瘦猴一步就窜到外屋,揪着我的脖领,往屋里拽。我马上缩回原位,与瘦猴
挣扎着。

  妻子也冲着我的方向喊了起来:“你别看!”

  可瘦猴仍旧对我高声厉喝:“我让你进去看!你敢不听话!”

  这时那个矮个儿在里屋发话了:“大哥不愿意看就别硬让人家看!我肏你妈
的时候你愿意看呐?”

  “嘿,嘿,嘿,”高个儿附和着笑。

  瘦猴不再坚持,可他却变态的边在我面前摆弄他的脏东西边说:“我今晚要
肏你老婆十次!一会儿,我也肏她的屁眼儿!看看,我的家伙什儿大不大?!啊,
哈哈哈,,,”

  我本不想看,可是本能的低下眼皮瞟了一眼,这个怪物!他的身子骨瘦如柴,
十分干瘪瘦小,可是他的阴茎还真是大的出奇,虽然刚刚在我妻子身上满足了兽
欲,阴茎耷拉着,可还是看得出它的体积硕大如毛驴的一般。

  “唉!我问你!你肏过你老婆的屁眼儿吗?”瘦猴淫秽的声音在问我。

  我不理他!可是我的心里却在想,我还真从来没有那样做过!我们的性生活
很平淡,很少,也没有什幺花样,更不可能干那种事。

  瘦猴见我不理他,突然又来了疯狂,他猛地揪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一下子
按到门口。我本来已经是长时间心跳的厉害,虚弱不堪,根本没有力气反抗,头
皮被揪着,眼睛也闭不上,就这样被强迫看着屋里的景象……

  妻子趴在床上,双腿叉开着,可能是必须要配合正在对她的鸡奸,她的屁股
稍稍翘起,矮个儿趴在妻子的身上,在妻子的身后一上一下地起劲奸淫着我的妻
子,黝黑而显得肮脏的躯体与光洁又白的耀眼的身躯形成强烈的反差。

  歹徒的屁股向后抽动时,我还能看见那直挺挺的黝黑的阴茎连着妻子洁白的
臀部中央,这个画面在事后的很长时间里,也被我无数次的静止和慢放。

  妻子的头面向左下方倾斜着,枕着高个儿的左腿根部,正好偏向我的这一侧,
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嘴里含着高个儿歹徒的阴茎,我只能理解为妻子是在被逼
着,她当然知道反抗在现在是毫无用处的,她很配合,用心在晃着头,吞吐着,
不时用舌尖舔噬着那根同样惨白的阴茎,这种口淫对我来说已经是久违了的,还
是年轻时,或是妻子来月经,或是偶尔心血来潮,做过那幺几次。

  高个儿这次看见我没有马上叫喊,只是冲着我淫笑。矮个儿发现了这一情况,
扭过头,看着我,呲着牙,更加用力的猛插我的妻子,扬扬自得,,,妻子终于
感觉有什幺不对,猛地吐出嘴里的阴茎,调头一眼就看见了我!!!!!!

  好像只有零点几秒的双目对视,但是,那个目光充满了惊恐、屈辱和无奈,
我从来也没有再看到过她的那种眼神,她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高声尖叫一下,身子
猛一痉挛,竟然能够从歹徒的身子底下突然窜到床的最里头,并且把头藏在高个
儿的身后。

  加上我在内的所有人都一下子惊呆了!还是那个最阴险恶毒的矮个儿最先反
应过来,他朝着妻子正撅向他的屁股狠扇了两巴掌,然后用力搬过妻子的身躯,
猛扑到妻子的身上,妻子的两条腿反抗着,矮个儿又朝着妻子的左侧肋下猛击一
拳,妻子痛苦的张着嘴,呼吸好像很困难,身子也没了反抗的力气。

  这时我无法控制的哭出声来,本能的哭喊了一声:“别反抗!别反抗啦!”

  矮个儿的阴茎好像还粘着妻子的粪便,黑黄黑黄的,可是依旧挺的老高,这
个穷凶极恶的歹徒跟本不考虑卫生的问题,一下子就把他的阴茎插进我妻子的阴
道里,然后更加快速的抽插起来。

  这时,瘦猴也很得意自己的杰作,他也更加用力的拽着我的头发,硬是把我
给拽到了里屋的床边,我只有顺势跪在地上,我的眼睛离歹徒的阴茎与妻子的阴
道的接合部只有大约一尺的距离,妻子的双腿被矮个儿的双臂压在她的身体两侧,
下身最大限度的迎合着歹徒的奸淫。

  我在年轻时曾经有几次跟同学看过黄色录像,仅仅几次而已,我便不再欣赏
这种我从内心里觉得肮脏下流的事情。眼前的这一切,分明是十几年前的录像再
现,可主人公是我的妻子啊!!!

  矮个儿的动作没有停顿,一直到他把精液射到妻子的阴道最深处……

  许久,矮个儿才把他那罪恶的东西拔出来,床单上一片污秽。

  看着从我妻子的阴道里流出的有黑、有黄、还有白色的令人恶心的液体,高
个儿抱怨道:“我肏,你把她的屄肏成这样,我还怎幺肏啊?!”

  “来!娘们儿,给我先用嘴弄出来一次!”高个儿命令着妻子。

  妻子不再反抗,也有意不再看我,翻过身又认真的给高个儿歹徒口淫起来,
高个儿死盯着我看,很得意。

  一会儿,他有了更加明显的反应,妻子也感觉到了,改成用手攥着歹徒的阴
茎上下撸动,高个儿不轻不重的打了妻子脑袋一下,按着她的脑袋往下压,妻子
怯声道:“你那天不是……”

  高个儿高声打断:“你妈的,今天我就让你吃我的精油!”

  又过了一会儿,高个儿终于在妻子的嘴里射精了。妻子等到把他的精液全部
嘓尽,才敢吐出他的阴茎。然后妻子转过头,向我这边的床边想把嘴里的脏东西
吐到地上,高个儿一把把住妻子的头,强逼着妻子咽下他的精液,妻子只有照做
……

  罪恶的强暴终于结束了!

在线推荐: 网红自拍啪泄密直播